You are here

教育制度缺失 少數族裔學中文難

Print Friendly and PDF

email share widget

有教師及教育關注人士指出,香港的少數族裔學生需要掌握中文,但在本地官校就讀的數以萬計少數族裔學生,被剝削學好中文的權利,以致其難以融入本地社會。

教育界人士稱,現時香港並無特別課程針對母語非華語的學生,導致少數族裔學生畢業後,被迫從事低等工作,導致貧窮和犯罪問題持續。

中文老師叢麗明稱,她曾任教一班少數族裔中學生,發現他們的中文程度只達本地七歲學生的水平,感到非常震驚。

她說:「他們上了中文課六年,有人甚至來自本地主流學校,我不明白他們究竟學了甚麼。」

香港融樂會以維護少數族裔權益為宗旨。其總幹事王惠芬說:「如果不解決少數族裔中文教育不足的問題,這類人士便會被排擠在外,社會便難以和諧。」

她補充說:「我們所說的並不是新移民,而是香港第三四代少數族裔居民。」

過去十年,叢麗明為了向少數族裔學生教授中文而出盡辨法,包括編寫歌曲、詩作,甚至自己出版教材。

叢麗明表示,由於政府並無提供任何指引或支援,任由學校自行解決問題,因此老師願意付出多少努力和心血,就成為了問題的關鍵。

叢麗明大部份時候都在少數族裔學校任教。她表示,有些學生幾乎不會說中文,但大部份學生最大的困難是用中文閱讀和寫作,因此中文與他們的母語差異極大。本地學生生於華語家庭,有助掌握中文,但大部份少數旅裔學生並無此優勢。

有些科目例如數學和歷史,可能會以中文授課,令問題惡化。

叢麗明稱:「除了必須引入專為少數族裔而設的課程,大學也應提供專門課程,指導準備執教鞭的學生,如何有效地教授少數族裔中文。」

「歸根究柢,對於非華語學生,教育局需要提供資源和制訂合適課程,以便他們能夠學習中文。」

教育局表示,當局一直有提供教育支援予非華語學生,近日也已就有關措施作出全面檢討,稍後將公佈檢討結果。

王惠芬稱,要在香港工作,必須掌握中文。

她指出,無論其他科目的成績多優異,不能掌握中文便難以找到好工作,升讀大學的機會也很渺茫。如果沒有解決方案,少數族裔的中文問題只會每況愈下。

教育局的數據顯示,現時有15,000非華裔學生就讀本地官校,逾12,000人就讀本地幼稚園。

與華裔家庭相比,少數族裔家庭的兒女較多。

王惠芬說:「過去五年,在港的巴基斯坦人口已增長了65%,大部份孩子在本地出生。」

她指出,加入香港融樂會的少數族裔人士當中,巴基斯坦家庭平均育有四至七名子女,而尼泊爾和印度家庭有一至三名子女。

為了協助母語並非中文的學生,王惠芬一直在爭取引入專設的中文課程。

王惠芬說:「對於少數族裔孩子,政府並不視他們為香港的一份子,也不認為他們是社會的未來,這種態度是最大的問題。」

「無論當局為教育投入多少資金,都不會用來解決少數族裔學生的問題。」

立即訂閱我們的免費電子通訊

登記以獲取熱門資訊並直接傳送到您的收件箱。

教育及教師培訓 課程

Outbrain